• 秋天来了,天气凉了。
     
    一片片黄叶从树上落下来。
     
    一群大雁往南飞,
     
    一会儿排成个人字,
     
    一会儿排成个一字。

    前几天过了生日,吃了爱吃的酱排骨、辣白菜。28周岁生日,30已经不远了。老了,记性就不好了,刚刚昨天的事就可能忘了,却对年少的事情记忆犹新。最近脑子里老是闪现小学时的这篇课文:《秋天来了》。我原以为已经把它还给老师了,谁知它已印在记忆深处,不刻意,便会自然流露,仿佛不经大脑。

    秋天来了,本来挺好的。上学时,几乎每年都有秋季写生,墨绿的松针、火红的枫叶、雪白的桦树……

    可是,现在却成了最难挨的时候了,天气渐冷,办公室一整天也不会有阳光关照,坐在办公室里手脚冰凉,几天下来,身体终于出了点小毛病,前天晚上八点到昨天早上9点,去了十趟厕所,觉几乎没睡,吃了药却不见效果,昨天晚上赵胖子烧了四片正痛片,一小团又焦又黑,不情愿的吃下,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吃,有点酸,有点糊,略微有些苦。睡下后,一夜无事。

  • 2008-06-02

    今天的流水帐

     



         早上,闹钟还没响,就听见了啪嗒啪嗒声,也不知道雨水落在了什么地方。心里想着,这运动会又够呛了,翻身,换个动作,接着睡吧。走廊里声音噪杂,似乎不对劲儿,起床,洗脸。还没走出水房,同事们已经在我寝室门口叫我了。

        雨中撑着伞,等。其间接到N个同事打来的电话,内容相同:“运动会还开吗?”来了再说吧!
    ...
  • 奥运圣火传到我这里已经有两天了,每次上来,它都会提醒我似乎还没有奥运心愿。北京奥运会,牵动着每个中国人的心,它离我那么近,可又感觉那么远。前几天去北京看了鸟巢和水立方,确实感受到奥运离我们越来越近了,可是我们又能做点什么呢?我和我的学生们只有一个美好的心愿,那就是希望:中国必胜!CHINA "V"

     
  • 2008-05-11

    母亲

    Tag:
     

        又一年的母亲节到了,我似乎应该写点什么了。上一次写母亲,还是在高中时,那一次的作文,大家都是超水平发挥,每个人都写得真切感人。流光一闪,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。十年间,我变了很多,没有变的也很多,十年后,有些感情我只能埋藏在心底,不会用语言表达了。今天,那就说一个小故事,让我们共勉吧……
        有一个年轻人,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,生活相当贫困。后来,年轻人迷上了求仙拜佛,并整日念念叨叨、不事农活,母亲虽然好言相劝,但年轻人对母亲的话不理不睬,甚至把母亲当成他成仙的障碍,有时还会对母亲恶语相加。
      一天,这个年轻人听说在很远的山上有位得道的高僧,便想去向高僧讨教成佛之道,于是他便瞒着母亲偷偷从家里出走了。
      他一路上历尽艰辛,终于见到了那位高僧。高僧热情地接待了他。听完他的一番自述,高僧沉默良久。开口道:“你想得道成佛,我可以给你指条道。吃过饭后,你即下山,一路到家,但凡遇到有赤脚为你开门的人,这个就是你所谓的佛。你只要悉心侍奉,拜他为师,成佛又有何难?”
      年轻人大喜,叩谢高僧,欣然下山。
      第一天, 他投宿在一户农家,男主人为他开门时,他仔细看了看,男主人没有赤脚。
      第二天, 他投宿在一座城市的富有人家,更没有人赤脚为他开门,他不免有些灰心。
      第三天,第四天…他一路走来,投宿无数,却一直没有遇到高僧所说的赤脚开门人,于是,他开始对高僧的话产生了怀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快要到家时,他已彻底失望了,他连夜赶回家,到家门时已是午夜时分。疲惫至极的他费力地叩动了门环。屋内传来母亲苍老的声音:“谁呀?”“我,你儿子。”他沮丧地答道。
      很快地,门开了,一脸憔悴的母亲大声叫着他的名字,把他拉进屋里。就着灯光,母亲流着泪端详他,“儿子,你饿了吧?”“儿啊,你冷吗?”“儿啊,你受苦了吧?”。
      这时,他一低头,蓦地发现母亲竟赤着脚站在冰凉的地上!
      刹那间,他想起高僧的话。他突然什么都明白了。
      年轻人泪流满面,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母亲面前……
      母亲就是那可以毫不犹豫赤脚为你开门的人,母亲就是你永远可以安心停泊栖息的港湾,母亲拥有可以宽恕你的一切过失的胸怀,母亲是可以医治你所有心病的良医,母亲是可以点拨你的人生照亮你前程的佛光。
       “不能事亲,焉能成佛?”当我们身心疲惫的时候,有一扇门永远为我们敞开着;当我们孤独无助的时候,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永远为我们张开着;当我们伤心失落的时候,有一双手永远在我们的背后支撑着;当我们真的绝望的时侯,有一个微笑永远如佛光一样照亮我们前行的道路…
        它就来自于我们的母亲,这就是最伟大的母爱!!!
        父亲去世后,小时候那个原本完好无缺的家渐渐的变得七零八落了,心里的那个家已经在夜不存在了。我用她换取了我的长大、成熟,但我的心常常是空空的。母亲,看出了我的心事,淡淡地说:“妈在哪,哪儿就是家!”

    我落泪了………
      “花,静静的绽放,在我忽然想你的夜里,多想靠近你,告诉你我心里多么的爱你……”

  • 2008-05-04

    简单生活

    抬头,望天,想事儿。

    低头,看书,练字儿。

    这几天就做了这么点事吧?记忆模糊,记不清了,呵呵!每天几乎就吃一顿饭,一大早儿就跑到办公室,一待就是一整天,午饭都省了,只是水不停的在喝。肚子倒是小了一点儿,没有系腰带的裤子直往下掉,只是,我的脸咋还是那么大哪?

    在最初的博客上翻到了一篇同一标题的小文,那时还在电台与学校之间来回奔波,转过来,算是对那段日子的怀念吧:

    简单生活

    有的时候是一种奢求

    也许生活原本很简单

    只是自己把它看得很复杂吧

    吃饭、睡觉、学习、工作

    感情的参与便使得生活复杂起来

    喜、怒、哀、乐……

    依旧是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,上班,偶尔学习,下班后,再值班

    “不务正业”

    说得对!

    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?

    我想让生活更简单:吃饭、学习、睡觉

    如此反复

    可活着,就不得不为生活折腰

    生活,是现实的

    简单生活,是一种奢望

    (2006年6月8日)

  • 2008-01-10

    期末聚餐,这次都是从外面买回来的,在办公室里面做,意义自然与以往在外“腐败”不同。

    为了准备这些吃的,众同事各尽其能,家里的电磁炉、音响,就连多年未见的“拉花”都被同事搜出,以营造气氛。(有图为证)

  • 2007-12-02

    并无新事



    日光之下,并无新事。

    这里还没有下雪……
  • 2007-04-21

    搬家

    新浪的图片不让链接了,结果这里就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,已经搬家了,但不知道这里还会不会继续。

    http://zzrslcf.blog.sohu.com/

  • 2007-04-02

    延吉的春天

    2007年4月2号,今天延吉的天气有点冷,尽管枯黄之下已有了新绿。云总像是散不去似的,不知道是要雪还是雨。 早已打印出的论文初稿放在包里不曾看过一眼,最小尺寸为六尺半开的六张毕业创作仍然毫无头绪。昨天晚上的心脏总觉得有些闷,今天早上的肚子有隐隐作痛,中午右眼球开始有些酸涨……似乎总有那么多烦心的事。“三分春色二分愁,更一番风雨”,也许每个人都是这样吧。 今天是某个人的生日,从早上一直就给打电话、发短信,却都丝毫没有反应,电话打到单位,对方却说“我还死不了”。 听在西安的朋友说青龙寺的樱花开了,下周牡丹也要开了。真的很想去看看,明年吧!其实早在几年前就知道武汉大学校园里的樱花很美。延吉有什么呢?金达莱!但要等到五一的时候彩绘开放。 回来上班已经三天了,原本属于我的生活突然有些不适应了,也许它越来越不属于我了。 ...
  • 2007-01-16

    红楼宝黛

    从网络各大媒体得知,“红楼梦中人”北京赛区的总决选已经结束,四名宝玉和五名黛玉晋级全国总决选!看了照片,自己心中也有了宝黛的人选。

    宝玉:张迪,25岁,身高176,体重70公斤,中央戏剧学院

    黛玉:赵梦恬,18岁,身高166,体重46公斤,北京舞蹈学院

  • 2007-01-14

    笑对人生

    最近状态十分不好,却又没有排解这种不好状态的合适方法,在搜狐开了博,下面是那里的第一位访友的一篇文章,鼓励一下自己吧:

    “该来的总要来、该去的总会去;能留的自会留、要走的随它走。只要自身的境界仍如往昔的清澈,或急或缓在自己绿野山间般的心情里,那里有一切的自然、清新、纯净……。

         对人生,我所做的只是夸大手中的幸福,让它来得更深刻些,别的我甚至看不到,困难和伤害不能引起我的共鸣——并不是我强,这是种禅悟。

         夸大,即是重视、珍惜、淋漓尽致的把握。一旦拥有,就要它更长久、更实在。当然,对人生、对自己不能用手段,真诚跟善良是更好的途径。

         如果失败呢?那又有什么。

         我说看不到困难和伤害并不是我忽视它。要知道这种东西正如是病菌,人们可以有三种方法来对付:一是预防,即是躲避,但同样会有防不胜防的情况出现;二是治疗,纵是恢复,也是伤过痛过的事了;所以,最好的也是最不易达到的境界,便是自身产生出抗体,真正的修身养性,练就的是‘金刚不坏’的灵魂。

         于是,不管怎样,我都能笑对人生。”

  • 2007-01-12

    我怎么了?

            凌晨4点半,在一连串的让人窒息的梦中突然醒来,然后睡意全无。

            因为在想着一件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。想着想着便觉得不能控制自己,感觉血液王头上涌,然后一阵眩晕。夜是那么黑,身边没有一个说话的人,我觉得我要疯了。真想大喊!

             这几天,也许是发现了一个秘密的缘故吧。秘密?我觉得应该称之为秘密,因为它是对另外两个人隐瞒的。我原以为自己是很坚强的,没想到自己竟然因为这迟早会到来的变故而如此脆弱,饭量减少,尽管很困,但躺到床上,就不由自主地开始想那件事,一直就那么躺着,心里却越来越不平静。我这是怎么了?

             没有永远,只有现在。也许我太不现实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 昨晚和胖子聊天,太困了,被他抓拍下来了。我想我这一段时间都会使这个状态,不睡觉的时候很困,该睡觉的时候又很清醒,对于很多事情我都太无奈了。

  • 2007-01-06

    小寒-大雪

    小寒

    从昨天晚上就开始下的大到暴雪还在继续下着

    地上已经有快20厘米厚的雪了

    从家里走到单位,竟然累出了一身汗

    不知道雪还要下多久……

    感觉好爽

  • 2006-12-28

    冬天来了

    雪,在前天晚上终于下了,一大片一大片的。

    这只是听同事说的。我知道下雪是通过主任的电话,任务是第二天早上了解全州路况以及民航信息,看到雪是在昨天早上5点30分,走出家门,世界的颜色很简单,天还黑着,地上却都是白的,很单纯,就是若干年前的我。

    天恢复了它原来的色彩,一尘不染,风带来了寒冷,零下20度。这才是冬天!

    刚才从家里出来的时候,竟然感觉有些刺眼。带着帽子、围着围巾、穿着羽绒服,踩着地上的雪,嘎吱嘎吱的,有一种小的时候才有的快乐。

    情感是无法控制的,但又不得不去控制。感情、欲望,现实、幻想,终究不是一回事。幻想很美,它可以带来无限希望。幻想总是和现实里的远远的。

    有的人原本都是陌生的,但认识了以后,有了故事就很难忘记,就像被雨水淋湿的书本,即使干了,在上面也会留下水渍,怎么擦也擦不掉。

    最近,很少拍照,觉得什么都不值得拍。昨天晚上作了一个梦,去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,水,湛蓝湛蓝的,旁边还有稻田,我在车上颠簸着,拿着相机总没有机会把那些景色拍下来,车却无法停止……好不容易车停了,我赶紧拿起相机准备拍,这个时候,天色却迅速的暗了下来,太阳红红的,转眼就不见了,相机屏幕上只是一团漆黑。

    冬天来了,天气冷了,身边的同事和朋友不少都感冒了,我也不断地打着喷嚏,没吃药,我觉得还没有到要吃药的程度。我还年轻。

  • 2006-12-26

    圣诞

    圣诞,起了一个毫无创意的名字。

    接下来的文字也是毫无创意的。

    昨天晚上破纪录的睡了两个半小时,现在的我刚下早节目,头脑还算清醒,也许应该说有点兴奋。现在想想昨天晚上,也就是圣诞夜都做了些什么,才觉得过的很简单。

    下班后,推掉了单位的圣诞聚餐,和朋友们围在一起推杯换盏,在座的不乏搞笑逗乐之人,尽管汉语不熟练,但处处都透着幽默。喝着喝着,感觉胃很疼,躺在沙发上,好了一些,又继续。喝了几杯啤酒后,心跳加速,晃晃荡荡躺在床上竟然睡了……

 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被叫醒,去练歌厅,穿上羽绒服,没拿手机。热闹,有很多人,认识的、不认识的。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。一曲一曲,脑袋越来越清醒。

    凌晨两点半,躺在床上,怎么也睡不着。想着自己再有半年就要离开生活了近8年的地方,要离开很多人,想着自己似乎明朗但又不真切的未来……

    这段时间,自己变懒了,除了上早晚节目,其他的工作一概都推了,空闲下来的时间里,似乎又没有做什么。是目标实现了吗?我的目标是什么?

    圣诞夜过去了,一个节日又一个节日。雪还没有下,没有雪的冬天不像冬天。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雪,明天降温。